廚房裡第三個對我有影響的女人是我婆婆。她堪稱料理界的奇葩。這話絕對不是因為李阿舍或其他親戚讀這網誌而寫的。她真的是我見過最厲害的高手。她會做北方各式各樣的餡餅如蔥油餅、韭菜盒子、蘿蔔絲餅﹍等等,還會包餃子、包餛飩,做過年吃的發粿、甜粿及各式各樣的年菜,凡舉在餐廳吃過的菜,都能原汁原味在她的廚房裡重新呈現。

她的字典裡沒有「食譜」這兩個字,所有的配方、用量都是經驗累積而成的。要她說出每一項食材正確的比例就好比計算微積分這麼難吧!

我經常稱讚她做的菜好吃,而且是很用力的稱讚。有一次李阿舍說我矯情,對他媽過度的吹捧讓人感覺虛偽。一聽他這麼說,我的眼睛突然感到一陣刺痛,不爭氣的淚水就這麼流了下來。這個從小被他媽慣養,長大連問候自己的爸媽都要我跟美眉代勞的男人,竟是如此不懂女人心,我甚至敢誇口比他更了解他媽。

我跟我婆婆屬於同一類型的人,巨蟹座該有的纖細敏感,她有,我也有;對先生、孩子那一份執著的愛,她有,我也有,差別只在於我們身處於不同的年代罷了。因此我完全能體會悶著頭在燥熱的廚房裡忙得鼻尖冒汗、滿臉油光,就連腳指頭都因為長時間的站立而腫脹得有如肥滋滋的毛毛蟲的辛勞,但只要回頭看到餐桌上一掃而空的碗盤,這些辛勞都顯得雲淡風輕,只消一聲「好吃」就能全然化解所有的疲累,這輕如鴻毛的「好吃」,就足以讓我們微笑一整個晚上,抬頭眺望黑夜的星星都特別閃亮。用力的吹捧有何之過?

我對婆婆的讚美,都是出自於真心的。

不敢說婆婆與我的感情日與俱增,但我感謝婆婆的包容。她從來不藏私,我問什麼她教什麼,我猜想這是她疼愛兒子的方式,若是媳婦能學會她的手藝,回去她兒子就有口福了。可惜我雖然跟她學做蔥油餅,看她輕輕鬆鬆的桿好麵皮,又香又酥,但回家做了七八次還是失敗,餅皮硬得跟石頭一樣,對於她非凡的手藝,我如何是學不來的。或許她多少也有些遺憾吧~空有一身手藝,女兒們並沒有興趣傳承,偏偏又遇到我這個笨媳婦,連個蔥油餅都做不來,她那些好吃的拿手菜將來可能沒有人可傳承了。

婆婆的菜很多都是自己種的。她的菜園裡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種類的蔬菜,甚至連水果如木瓜、釋迦、蕃茄及火龍果都有。完全天然有機,每次洗菜時還不時有綠色的菜蟲漂浮在水面上。她的菜園不過就是學校宿舍馬路旁的一小塊空地,對我來說卻如伊甸園般十足讓人感到興奮。我總能找到圓圓胖胖的西洋茄子、用來做鮭魚料理的蒔蘿,或是完全沒有灑農藥的萵苣。

阿基師曾說過:「只要浪費食材,即便烹調技術再好,都稱不上是優秀廚師!」這點我婆婆稱得上是優秀廚師,她的垃圾桶內幾乎沒有廚餘。她用洗菜水澆花、洗米水拖地、拿骨頭來熬湯、將菜蟲咬過的菜葉丟回去菜園裡當堆肥,我還經常看到她用拇指刮下攪拌盆邊緣僅剩的一點麵糊,煎成香香的餅給美眉當點心。在她身上我看到一個廚師對萬物珍惜的美好品德。

我的老媽、外婆及我的婆婆,三個終生在廚房裡忙碌的女人,並沒有真正的教我如何做菜。我做的菜一點都沒有她們的味道,甚至可說是離經叛道,完全沒有傳承她們任何的精髓,但我卻在她們香味瀰漫的廚房裡,找到足以用一生追尋的配方,慢火溫吞的勾勒出屬於自己的味道。

延伸閱讀:
廚房裡的三個女人()

 

創作者介紹

艾蜜莉的異想世界

艾蜜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